kay卡拉嘎吱脆

人生操蛋 danm

厌恶

你在我边上絮絮叨叨
我厌恶
胡雪松看了眼侃侃而谈的肖佳有种说不清的反胃感

男人永远在追求新鲜 从调情到确定关系 鬼迷心窍的同意这段关系 甜甜蜜蜜过后是日子的平淡 平淡到像是在密闭的容器里
“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好嘛 一起做歌 一起养猫 等老了唱不动了就干脆去海边买个房子 晒晒太阳 ”
肖佳笑眯眯地盯着胡雪松的眼睛 拉着他的手十指紧扣

“听着你的声音 让人作呕 我可能是有病吧
平静的湖面很平静 投下半块石头不愿去看涟漪
你在夜空中许下愿望 就好像空中不断撒花的碎片
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厌恶你
熟悉又难过的透明感 隔阂 生疏
是我有病吧”
肖佳轻吻他时 他脑海里想着这些 乱七八糟连不成句子
“嗯”胡雪松把头靠在肖佳肩上

看到时候是谁先彻底厌恶谁吧





一直觉得爱上的那一瞬间莽撞却带着荷尔蒙的性感
可是日子慢慢熬从甜蜜熬成糖稀 最后苦涩
总有一方会先生出厌恶 明明只是像往常一样的微笑 亲吻 都变得不对味
看谁先彻底厌恶谁吧
最后大家一拍两散 好聚好散

没有逗号句号反正只是个意识瞬间

难以相信是看着 unreal 来到新的一年
希望你们都要开心呀
一切unreal都是real
生活现实什么样还得接着转
希望新的一年家人健康安乐
❤️🏠❤️生活

火锅定理(二)

肖佳想笑又不得不忍住,面部表情难免有些奇怪。面前的男人更加愠怒,“先生,你们家装修的声音能不能小一点,或者你要装修的时候提前和我说一声”老师脸都快黑了,“好嘛,好嘛”肖佳也是知道自己不对赶紧认错。“喵”老师低头一看,自家猫跟了过来,“打扰了”拎起猫老师推了推眼镜就要走。
“那个,呃,要不我们互加个微信,要装修了好提前说一声嘛”
“呃,好”
回到家不知道为什么老师有些生自己的气,吃了口过分咸的菜,倒掉。

一来二去微信联系,彼此都认识了,又刷刷朋友圈发现共同话题,简直了!聊天的状态变成一天几条变成从早到晚一有空就聊,一发不可收拾。内容也从要装修了变成wow这首歌很炸诶。兄弟们笑着肖佳在泡哪个妞,天天魂不守舍玩手机陪聊天,不好好写歌。肖佳一听笑的快吐,“什么妞,是老师嘛”“哟,老师诶,肖同学不认真写歌诶……”嘘了肖佳一顿再哄笑离开。肖佳看着聊天界面,什么跟什么嘛,和语文老师聊聊音乐都不行?

等肖佳住进对门的时候,已经是来年盛夏。写写歌,和几个兄弟拼一拼现在小有名气。有时候飞来飞去,忙的只吃一顿,有时候灵感爆炸写歌到昏天黑地,基本上都会抽个空和老师聊几句,嗯,提升自我嘛。肖佳住进去的时候,没有叫兄弟喝酒,就叫了老师,没有酒精没有汽水,配着几个小炒的是一碗温温的茶。肖佳一直觉得老师和茶的给人的感觉很像啊,温温润润有分寸,不霸道却有回甘。奇怪,奇怪。肖佳闭上眼,脑子里全是老师在阳光下茶色偏棕的眼睛,他看着老师的眼睛,就像幼时盯着的玻璃珠。

外面蝉叫到老师脾气暴躁,十年蛰伏换来的盛夏才不会甘心乖乖闭嘴。老师改卷子越改越气,勾勾画画,揉揉太阳穴。“哒”一声老空调开始罢工,渐渐的空气开始粘稠就差煮沸尖叫。老师满头大汗,打电话给维修师傅,开了门窗,搬来废弃在角落的风扇,吹的还是空气中的热风,呵,总比没有的好。哪知道师傅比他这个老师都忙,一周一天不停,单子多到一时半会儿还轮不上他,约了明天中午,还没来的急挂电话,他猫祖宗就开始叫了,“喵!”自家猫打盹打的好好的被活活热醒,是他的不对了,赶紧抱着这祖宗到风扇边好歹还有着风。喝冷水吃冰棍都没用,猫也在旁边蔫头蔫脑的。
“咚咚咚哒”肖佳上楼格外轻快,刚刚写完的新歌在他看来炸的不行,刚要掏出钥匙瞥见对面门大开,肖佳起初还以为是进贼但听听没什么声音又想是礼拜六老师一般都呆在家。哪只刚一进门,就看到趴在桌上耷拉着的老师和蔫掉的猫,肖佳还在偷笑老师没个老师样时老师一抬头,肖佳就怂掉像上课偷偷讲话被抓住的小朋友挠了挠脑袋。“咳,怎么了,看你这门开着?”尴尬的肖佳小朋友提出了问题。“空调坏了,热”老师热的不想做任何表情,心里早就翻白眼,多么显而易见的答案啊!像是在面对敲着黑板还不听的小朋友,表面面无表情心里却骂的狗血淋头。“那要不来我家坐会儿呗,来嘛!”“不…用麻烦了…”还没说完肖佳一手拉着老师,一手拎着老师的猫就往他家门口走,还好心的用脚帮老师关了下门。“嘭”老师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忍不住要暴打肖佳一顿,“我!钥匙!在里面!”。肖佳愣住,摸了摸鼻子,尴尬到爆炸,麻溜的打开门,开空调,把猫放到沙发上,给老师一瓶冰汽水。“呃,老师今天就先住我家呗,明天我给你找个开锁师傅”小心翼翼看老师一眼。
冷风一吹倒是冷静多了,老师觉得自己怕是失了智,肖佳那么热情,自己却板着脸生气怕是太小家子气了。“叨…扰了”老师有点生自己的气,打开饮料准备喝两口掩饰下尴尬的气氛,哪知道喝的时候不小心还呛了一口,这下到好场面可以用尴尬到炸裂来形容。
肖佳憋着笑帮还在咳嗽的老师拍了拍背“没事,没事”
,老师恨不得装作鸵鸟两眼一闭昏过去。


哇 真的是瞎写像流水账一样
剪片使人心焦头秃 空闲时间瞎写写的产物
唉 发现自己真的是烂到爆
我也恨不得昏过去

火锅定理(一)

这个冬天真的好冷,老师一个人在家里悠哉悠哉地煮起了火锅。慢悠悠,随心所欲,喝一口冰镇的啤酒再涮一片肉的日子幸福的就像趴在他腿上呼噜呼噜瞌睡的猫。
老师不挑食,但最钟意火锅。
为什么钟意火锅,这一点老师也说不清,可能是火锅它有它自己的一套定理,嗯,爱与自我的定理。
老师一直觉得人应当是独立存在的,七分自我三分爱。爱只是调味品,现实永远是原料。没有不撒调味品就不吃饭的道理,所以他可以选择只要原料,清汤寡水煮煮也能喂饱生命,但是干吃这调味品,他饿死、呛死或齁死,纯要爱没了自我迟早会死。
所以爱和自我永远不能平等,你吃过一半全是原料一半全是调味料的炒菜嘛。
但是火锅就不太一样了,没有这些调味品,原料也没意思,调味料和原料不仅能对等,甚至还要把原料放在调味品里大火沸煮,这不就相当于把自我与爱统统煮烂一口吞下嘛。奇怪,奇怪,老师每次吃都想不通火锅的定理该怎么理解。
可能是胡老师的本质太过于爱己,世上爱己的人永远比爱人的人多,所以胡老师宁愿把这三分爱都给他的猫都不愿在这冷冰冰的冬天去寻一分的爱。
老师的身体暖不起来,哪怕是吃了热腾腾的火锅又洗了个热水澡。钻到被窝里没一会儿热气散去,脚底开始钻出冷意。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那种冷是在身体里的,沿着你的筋络想冰一样满满冻结,搂着自家猫,翻身到大清晨左右才睡着。
“轰、轰、轰”老师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跟着震动,打开手机一看,八点零四,星期六。骂了句粗口,老师手机一甩,蒙进被子,准备回个笼觉。“嗡…嗡…嗡…”老师就是心再大也睡不着了。
八点半老师起床,对面开始锯东西,老师被这一声声锯的神经疼。
九点老师在备课,对面开始打孔,老师被这电钻声吵到扔笔。
十一点老师准备烧菜,对面开始敲东西。老师手一抖多加了半勺盐。
忍住!这一个上午老师都在给自己上课,什么爱与和平、什么和谐社会、什么人与人之间换位思考。老师咬着牙让自己冷静下来。随着“咚”一声,我可去你妈的peace and love,老师心里防线瞬间瓦解,连超市满赠送的喵星人围裙都没脱就冲到对面,板着脸就问装修师傅房主在哪儿。
于是靠着阳台叼着烟的肖佳迷茫的看着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怒气冲冲的清瘦男人站在他面前。嗯,虽然这个男人系着喵喵围裙,后面还跟着一只猫。

死胡同

你知道的,创作这东西本来就应当是自己的,两个人的共同创作,不是创作是在battle,比来比去,比比谁的造诣更高。
肖佳和老师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腻起来,恨不得吃饭的时候都十指紧扣,深吻过后对视一笑再换回无数个轻吻。甜甜蜜蜜说要一起做歌,作为他们的见证,把所有人都炸死。
争吵起来可以骂到对方狗血淋头互不给面子,撕去一层脸皮,都是赤裸裸的现实。
最后以门嘭的一声一摔一方离去为结尾。

说是要一起做歌,但最后以肖佳的摔门而去,他们这一次的争吵落下帷幕。老师看不惯肖佳对他的指指点点,大男子主义,他为中心,他妈世界就是要跟着他转。肖佳也看不惯老师的字字琢磨,还推敲推敲,他妈把门推烂都没有用。两人彼此都在心里相互唾骂,还做歌,妈的,那个烂人不如去死。

于是肖佳又开始在外面喝的烂醉,老师又开始关紧房门。好友也不多话,司空见惯,从肖佳身上掏出钥匙,把肖佳扛着像装马铃薯的袋子,嘭的一声扔向沙发然后拍拍手上的灰离开。
不知道是第几个清晨,老师早起上班又瞥沙发上的土豆一眼,再翻个白眼,在心里还唾骂自己的不长眼,扭头就走。肖佳在听到关门声后揉了揉眼,迷迷糊糊觉得自己好冷跑到房间继续睡觉。等再睡醒已是下午,肖佳卷了卷被子睁着眼盯着天花板,放空自己,被窝里有老师身上淡淡的烟味,脑子反应迟钝的想起了他们还在争吵,心里暗下决心这一次绝对不妥协,散了房间的酒味,关上门离开。

肖佳开始在工作室日夜颠倒,吃盒饭点外卖,写歌玩游戏,说什么都不肯出去,短短数日土豆变成了发霉的土豆。好友看不过去带他去酒吧high,于是发霉的土豆再一次嘭的一声被扔向沙发。

凌晨肖佳迷迷糊糊的觉得冷,轻车熟路的打开老师房门钻进被子。老师被肖佳身上的寒气惊醒,吓的睁大了眼睛,肖佳摸到暖乎乎的老师记忆里还是发腻时候的状态,轻轻地抱住然后脑袋在老师的肩膀上蹭了蹭,就像从未争吵过一样。老师一脸懵,刚惊醒的脑袋还没有运作过来,肖佳就蹭了蹭他的肩膀,脸贴着脸的亲腻感让老师整个酥掉。好嘛,身体永远比精神来得诚实。老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能是好久没有见肖佳,也可能是大早上脑袋懵的不行,被肖佳小奶猫的样子猪油蒙了心,连推都没推开肖佳,一直睁着眼看肖佳的睡姿。

啧,真丑。老师在心里唾弃当时怎么能容忍肖佳的自己,可是下意识还是给好好盖紧了被子。老师戳了戳肖佳鼻子上的痣,然后心情复杂的盯着肖佳的脸,啧,又胖了。老师觉得心有点堵,只怪自己当初作孽。

等肖佳慢慢醒来,一睁眼看到的是老师直勾勾看着他的眼神,一身冷汗立马吓了出来。“我觉得你可以离开这间房了”,老师盯了他半天,语气平缓的对着肖佳说。肖佳更是觉得自己还没睡醒,现实中老师哪有那么平静,不打一顿骂一顿才不会停。肖佳咽了口口水,缓缓的把脸凑到老师面前,然后试探性地轻吻了老师一口。“别给脸不要脸!”老师破口大骂气的跳脚。

肖佳觉得自己肯定是没睡醒,连老师生气的样子都不觉得生气,这才是老师正常的反应,反而看着老师喋喋不休骂自己的样子还觉得有些可爱,忍不住的笑出了声。老师被这一声笑的毛骨悚然,闭了嘴决定赶紧起床逃跑,肖佳这精神状态怎么看都不正常。刚准备起身远离这个疯子,就被按住,换来肖佳的深吻。男人的身体就是比女人更诚实,就因为这一个吻,生肖佳那么多天的气全消了,真没用,老师连自己都开始唾弃起来。
肖佳蹭了蹭老师的脖子轻声说“和好嘛?”原则在这一刻和节操一起碎成粉末,前几天在这张床上的暗下决心,在flag大旗倒下后烟消云散,反正脸都那么圆了,再厚点也无所谓了。
老师抿了抿嘴,拒绝开口。肖佳便懂了意思,啃了老师一口,深吻过后又换回无数个轻吻。


自己写点杂七杂八的自己嗑嗑
不细腻就流水账写写
日子过得不开心就写点稍微甜点的让自己开心点
如果有人看到这里 给你们比心心❤️

录音设备电流声太大
心态爆炸
不想剪片子
摔!
外面好冷 早点睡觉

I FALL IN LOVE(肖佳视角)

肖佳拒绝承认 也不想承认
他为老师着迷
他认识老师的时间其实比老师记忆中更早
他记忆里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小现场上
他只是随便去喝酒 戴着口罩谁都不认识谁
进去第一眼便看到了在台上张扬的老师
腰身纤细却拥有着力道
身子后仰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像是是野兽低吼攻击时的预备
但他张开的双臂
更像是对台下的信徒拥抱
既是进攻又是抚摸
奇诡 带着张力 两种反差 却和谐共处
灵活的舌头翻滚搅动着空气
让气氛一下high上了顶点
是蛇 缠绵 冰冷 妖冶
只那一眼
这红眼睛便在肖佳的心里烙下一道痕迹
以为这烙痕会慢慢结痂脱落
却一到晚上 这烙痕就在心中发烫
不是没有搜过老师的资料 当时的老师没多少人关注 只知道他叫做鬼卞 和当时在现场听到的一样
“如果你还不知道鬼卞是谁 那么今晚就别想入睡”
肖佳开始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他

再见面肖佳开心的像两百斤的黄渤
自动把老师划入他的保护圈
1v1肯定会走一个人
肖佳想选老师 但舍不得battle
但想了想会有另外的人和老师做歌
这他妈哪是是做歌 四舍五入等于孕育生命
于是毅然决然地选了老师

老师私下和台上完全两个人
台上high到不行 台下却腼腆的不行
谈了想法 便沉浸到自己的世界里
肖佳偷偷瞥着
老师手指会在桌上敲着节奏
老师会皱着眉头 偶尔揉一下太阳穴
老师在写下一段词后 会咬着笔
牙齿无意识的在笔杆上磨
舌尖无意识的会抵住笔杆
肖佳不敢再去看了 快热到沸腾
battle时肖佳想呈现最完美的效果给老师
不曾想老师在边上紧张过猛 脑子空白
像是被抽背的小孩 老师在旁边越提醒几个词他越紧张
结束时老师失落的眼神盯着他看很久
本来应该high到爆的现场 没有一点声音

肖佳很久都不敢和老师发信息
直到提出要把这首歌再录一遍的时候
老师的回答依旧简短有力“好”
肖佳那几天仿佛打了鸡血
但歌也出完 交集也就突然断掉
于是肖佳开始跑重庆的场子
又或者是不忙的时候偷偷戴着口罩跑去看有老师的现场
老师应该不知道这一切 依旧我行我素
台上该怎么撩妹怎么撩
当老师唱到high 掀起自己衣角露出一点腰身后
肖佳不爽到要把场子炸掉
摘下口罩 大步走进后台也没人拦着
等老师卸完妆 没人注意 就拉住老师进了小黑屋
按在墙上 抵死缠吻
老师按住他的胸口往外推 越用力肖佳就吻的越深
窗外路过的车短暂的照亮了屋子
老师在看清眼前人后慢慢变得柔软

三分暧昧 七分情欲
那夜老师嘶吼后的喘息 格外动人

shady lady

一天到晚敏感词 我干嘛了我😂
瞎写的
你们瞎看看
链接在评论
https://shimo.im/jLx4irc5YGEjyD3p